違約事件頻發,租賃公司如何做好財產保全?

發表時間:2021-10-12 09:34


來源:全球租賃業競爭力論壇

作者:楊楠   競爭力論壇研究員 供職于北京金誠同達(杭州)律師事務所


自2018年以來,城投非標違約陸續出現;而2019年至今,城投違約數量更是大幅增加,租賃公司也頻頻踩雷。

違約事件頻發,出租人財產保全迫在眉睫


9月27日,韓城城投因(擔保)債務違約,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兩家租賃公司踩雷。


今年8月以來,吉林松原城開因債務違約被多家法院列為被執行人,還作為連帶責任擔保人陷入了一筆醫院的融資租賃違約事件。

據悉,黔南投資也被多家租賃公司提起訴訟。

與此同時,在融資租賃糾紛實務中,也時有承租人轉移、隱匿租賃物導致生效判決或調解書難以執行。若出租人能在訴前或訴中及時有效地申請法院對租賃物采取財產保全措施,對保障將來生效法律文書的順利執行將具有重要作用。


出租人保全其所有租賃物的法律依據何在?


在融資租賃合同出現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或其他違約行為的情況下,出租人決定通過訴訟途徑解決時,往往會在訴訟程序中采取保全措施,以降低承租人給付不能和租賃物滅失的風險。因此,所申請保全的財產中一般均包括融資租賃合同項下的租賃物在內。在司法實踐中,不時會遇到出具保全事項裁定或負責保全事務的法官有所疑慮:按照法律規定和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租賃物本就歸出租人所有,系出租人的財產;出租人申請保全歸自己所有的財產,是否恰當?有無法律依據?


由于融資租賃行業規模大,項目多,涉及訴訟糾紛的數量也不少,因而各地法院大都之前遇到過保全查封租賃物的案例,而且一般也無異議發生。故此,即便有此疑慮,一般情況下,承辦法官也都遵循先例辦理了。所以在司法實務中,似乎這個問題倒也不完全算是個問題,但是對于此問題,我們卻不能不繼續深究答案:出租人申請保全、查封歸自己所有的租賃物是否于法有據?


(一)出租人申請保全租賃物的法理基礎


當事人有權申請保全,這是其訴訟權利;而當事人可以對哪些財產申請保全,則取決于當事人的實體權利。之所以申請人可以申請法院保全查封以訴訟標的金額為限的被申請人的財產,是因為申請人所擁有的針對被申請人的請求權。而判斷申請人是否有權要求法院保全其自身擁有所有權的財產,也應當從其實體權利層面進行分析判斷。


誠然,所有權是支配權,即所有權人對其擁有所有權的財產享有完全的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全部權利;但是,所有權的權能并非始終會處于圓滿的狀態,所有權也可能存在被侵害、妨害的情況,致使所有權人對其財產的支配可能無法實現。故此,物權法設計了物上請求權以實現權利人對其物權的保護。


依妨害形態之不同為標準,物上請求權可區分為三類:一是他人無權占有物權人之標的物而致物權于妨害時,發生物權的返還請求權;二是以占有之外的其他方式妨害物權的圓滿狀態時,發生妨害除去請求權;三是物權于將來有受到妨害之虞時,發生物權的妨害預防請求權。


以《民法典》第二百三十五條“無權占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權利人可以請求返還原物”規定的情形為例,即為前述第一類物上請求權。對于融資租賃而言,承租人的占有并非無權占有,不屬于前述第一類情形;在逾期支付租金等違約行為發生之際,承租人大都也暫無妨害物權圓滿狀態的行為,也不屬于前述第二類情形。但是,承租人占有租賃物的狀態以及其逾期(無能力)支付租金的事實,均有充足的理由令出租人相信存在承租人無權處分租賃物或其他妨害所有權行為的可能。在實踐中,此類情形也確實經常發生。符合物上請求權的第三類情形。因此,出租人基于其對租賃物所享有的所有權而行使物上請求權,申請法院對租賃物采取保全查封措施,無疑是有充分正當理由的。


(二)出租人申請保全租賃物的法律依據


盡管出租人申請保全租賃物在實體法上有法理基礎,但該保全行為在訴訟法上是否有具體的法律依據呢?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二條“保全限于請求的范圍,或者與本案有關的財物”,可知作為保全申請人的出租人可以申請法院予以保全的財產,要么屬于訴訟請求之范圍,要么與訴訟案件有關。就絕大多數融資租賃訴訟案件而言,租賃物是與訴訟案件直接相關的財產,符合民事訴訟法確定的保全財產之范圍。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一款“財產保全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或者法律規定的其他方法。人民法院保全財產后,應當立即通知被保全財產的人”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釋〔2015〕5號)第一百五十六條“人民法院采取財產保全的方法和措施,依照執行程序相關規定辦理”的規定,財產保全適用“查封、扣押、凍結”以及“執行程序相關規定”。因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法釋[2004]15號)這一司法解釋對于財產保全也是適用的。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二條第一款“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占有的動產、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特定動產及其他財產權”的規定可知,申請人可以要求法院保全的財產是被申請人占有的動產和其名下的不動產、特定動產和其他財產權。與不動產、特定動產等不同,對于被申請保全的動產,該司法解釋明確在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時,不以被申請人財產為限,而是涉及所有處于被申請人占有狀態之下的財產。司法解釋之所以作此規定,既有實踐中無法輕易判斷被申請人對其占有狀態下的財產是否擁有所有權這一現實的考慮,也有阻卻被申請人對其占有的不屬于其所有的財產采取侵害措施的考慮。而后一考慮也與前述物上請求權的一致。因此,只要與案件有關,申請人完全可以申請對被申請人占有狀態之下的歸申請人所有的財產采取保全措施。而在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租賃物恰處于承租人合法占有狀態之下,符合該司法解釋的要求。因此,申請人對租賃物申請采取保全措施,是有民事訴訟法律依據的。


自2021年1月1日起《民法典》正式頒行實施,其配套的《民法典擔保制度司法解釋》也一同開始適用。根據該解釋第六十五條,無論出租人是選擇加速到期后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的訴請,還是選擇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并收回租賃物,在履行判決時,均涉及對租賃物的執行。就此而言,無論租賃物是動產,還是不動產、特殊動產,均為與訴訟請求、訴訟案件直接相關的財產,且處于承租人占有狀態之下并為執行階段之對象。由是可知,出租人在訴訟中申請保全、查封自己擁有所有權的租賃物,不僅有訴訟法上的規范依據,也是有實體法上的規范基礎的。


綜上所論,出租人申請對歸自己所有的租賃物采取保全措施,于理、于法均有依憑。既然有法律依據,而且司法實踐也始終如此處理,自然當事人間從無異議發生。


ABUIABAEGAAgmLWPiAYowLWQ_gYwnAQ4rAI.png


Copyright @ 2019全球租賃業競爭力論壇
龙里县| 栾城县| 固阳县| 乡宁县| 稻城县| 建水县| 商洛市| 固始县| 资讯| 平潭县| 家居| 富平县| 巴楚县| 岱山县| 常宁市| 桃源县| 郧西县| 北辰区| 商河县| 赣榆县| 资中县| 广汉市| 阿拉善左旗| 荥经县|